您的位置:首页 > 互动中心 > 市场动态

[思利他,求创新,敢担当/一粘间再无隙碍]

性价比决定着数字印刷进入包装领域的速度

时间:2016-10-11

互联网终端阅读的发展导致了以报纸为典型的内容印刷业的下滑,包装印刷在印刷总量中的占比由2009年的65%提升至2013年的74.45%,几乎每年向上提增2个百分点。   

基于包装印刷的庞大市场,与数字技术发展相伴的数字印刷设备也开始步入包装印刷企业,但性价比将最终决定数字印刷进入包装印刷领域的速度。   

包装印刷企业规模化使用数字印刷设备,欲速可能不达,在市场培育期会失去现况下企业应有的产品利润;但迟疑同样可能坐失良机,失去万一爆发后的包装印刷市场,这里考验的是企业领导人对新技术与市场变化的把握能力。   

德鲁巴展会反映出数字印刷进军包装领域的决心   

不久前闭幕的2016年德国德鲁巴印刷展给人留下的最深印象无疑是数字印刷设备的大爆发,一是参展面积排位前七的企业除了让出列届老大位置居于次席的海德堡外都是数字印刷设备制造商,惠普以6200平米独占鳌头;二是几乎所有国际性的大牌印机设备制造商,即便是传统印刷设备制造商都投入了数字印刷设备的研发;三是数字印刷设备正在突破幅面、速度、质量、承印介质等技术短板,为满足包装印刷生产的需要做积极努力;四是与数字印刷相配套的数字印后设备的雄起,视高迪(Scodix)、海科(Highcon)、MGI等设备制作完成的产品令人刮目;五是又经过持续四年的攻关,班尼·兰达的纳米数字印刷设备有了新进展,纳米油墨的投产使用或许将会是印刷技术上一种质的飞跃。   

关于数字印刷青睐包装印刷有事实为证:在这次展会上,新推出的数字印刷机不少承印幅面已经从以前的B2上升到B1,这包括海德堡联手富士胶片公司推出的Primefire 106 喷墨数字印刷机、小森公司推出的KM-C数字印刷机,时速也已达到13000张。承印幅面的扩大、速度的提高当然更多是为了满足包装印刷的需要,也呼应了包装印刷在印刷总量中份额不断提升的现状。   

大量数字印后设备的出现也为制作更精美的包装印刷产品提供了可能。无版烫金适宜满足小数量、多变化的外包装烫金要求,让产品更显贵气;视高迪和MGI适宜在完成印刷的产品表面做深加工,让产品表面产生皮质效果或有明显的凹凸感,如做成奢侈品或化妆品的外包装真是相得益彰,令人拍案叫绝。   社会的发展催生了更多具有消费能力的中产阶层,他们需要与众不同的更精美的商品,数字印刷与数字印后理应运用现有技术为生产企业制造出更多带有个性特征的特殊商品提供条件,这既是消费者的需求,也是企业向前发展的需求,本届展会推出的这些研发成果正是为了满足市场的这种需求。   数字印刷确实有着自身的优势   

凹、凸(柔印)、平、孔(丝印)是四种历史悠久的传统印刷工艺,四种工艺各有特长,而平版胶印以其低价高质的优势相当一段时间来一直占据着印刷市场的绝大多数份额。数字印刷属后起之秀,是伴随着数字技术发展起来的一种新型印刷工艺,它的特点是即时、按需、可变,也无需使用版材,适宜满足短版、带有个性特征的印刷需求。   经过将近20来年的发展,班尼·兰达指出的制约着数字印刷发展的五大问题除成本居高不下一项外其余四项基本上得到一一解决(当然就产品质量而言,应该承认与胶印还存有差距),越来越多的人从开始时的不信任、犹豫到接受了数字印刷。时至今日,数字印刷已经较为普遍地应用于票据、药监码、标签、商业及短版图书印刷,甚至已经进入到墙纸、瓷砖打印等家庭装潢领域和替代传统印染进入到纺织品面料的打印。数字印刷进入包装印刷领域的步伐也已悄无声息地在一些规模化企业启动,至于比重的提高全在于产品的性价比。   数字印刷进入包装印刷的时间相对较晚既是由包装印刷长版多、重复几率高的特点所决定,也是有数字印刷至今为止成本相对较高的客观现状所决定。即便是已经引进数字印刷设备的包装印刷企业现在充其量也只是用于产品的实物打样,真正批量地应用于包装生产可能还有待于带个性的短版印刷业务量的增长与数字印刷生产成本的下降。即便是已经运用得较为顺畅的图书短版印刷,除个别特例外(如使用小型设备又以印制国家标准等个性化短版书为主的知识产权出版社旗下的中献拓方科技发展公司)也难说已经能够获得充分的利润,钟情于这块市场、作出庞大投资的虎彩不就感叹至今难见获利、依然处于“树木的扎根”阶段吗?毕竟企业都以盈利为目的。  性价比不高是阻碍数字印刷快速发展的障碍   中国步入数字印刷的时间并不短,有些实体门店都已经着手筹备举办二十周年庆。但是数字印刷在国内市场的占比却始终不大,按照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给出的2013年的数据,在当年10398.5亿元的印刷总产值中数字印刷的产值也就是103个亿,占比1%,与派诺(Pira)咨询公司给出的全球市场数字印刷产值已经占比14%不可同日而语。   有着较为清晰统计数据的上海市的情况也是如此,列表如下:

          

 尽管这一数据有着很多待商洽之处,比如,漏记了一块没有取得数字印刷准印许可、尚不允许进入内容印刷领域的数字印刷企业的产值;混记了在药包印刷中由数字印刷完成的药监码的印刷产值;……或者说,总产值中包括了相当一块非主营收入,分母的扩大客观上降低了数字印刷的市场占比。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在统计口径不变的情况下,上海市数字印刷的市场占比从2010年的1.01%跌倒了眼下的0.82%,而且,自2013年来是持续下滑。这既与经济危机迟迟不见转机有关,也与使用量较大的票据印刷、图文打印总量的下降有关,甚至与个别数字印刷工厂的外迁有关(比如茉织华放弃了上海工厂,整体调整至浙江平湖)。但最为关键的可能还是在于数字印刷的性价比不高,这影响着企业大规模使用的积极性。   导致数字印刷性价比不高的原因之一是国产化率低。至今为止,除了北大方正,国内真正投入数字印刷设备制造的企业几乎没有,这几年有的反倒是国有大印机制造企业的转让。民营印机制造企业的崛起固然让人高兴,但是在研发投入上毕竟受到财力的限制,人才储备也显不足,现时大多还处于模仿与组合阶段,远未到有能力自主开发,以至在德鲁巴印刷展上出现程康英在《印刷杂志》(2016年第7期)上撰文所说:“展会第一天,就有4家生产模切机、切纸机的中国厂家接到了法院的禁止令,不得不将展品盖上盖布”。在某一领域缺少话语权,受人摆布就是当然的事情。   

导致数字印刷性价比不高的另一原因是数字印刷设备(除惠普产品外)与耗材一一对应,在设备采购后,生产用耗材依然控制在设备销售商手中,价格完全由卖方说了算,缺乏像传统印刷一样在耗材供应领域彼此间激烈竞争的场面。甚至出现设备采购后因为供应商与采购方存有争议,在诉讼期间,供应商先来个断水断粮,让你不得不中止生产,其损失何等惨重?被人捏着喉咙,又岂能自在生活。事实上,温水煮青蛙,不少中小数字印刷企业已经接受了这种服务模式,少有抗争,此种局面短期内自然也难有质变。  

 在本届以数字印刷设备为展销主体的德鲁巴印刷展上几乎见不到展示这方面设备的中国企业,国内的印机设备制造企业似乎脱离了这一国际印刷发展潮流,这是十分令人担心的。再不加重视与纠正,在数字印刷设备的开发上我们与国际间的差距就越来越大。说句危言耸听的话,完全依赖进口的数字印刷最终就是个发育不良难以健康成长的残疾儿。 为什么说性价比决定着数字印刷进入包装印刷领域的速度   提出性价比将决定数字印刷进入包装印刷领域的速度,其理由如下:   

首先是企业存世的目的就是为了盈利,在选择产品加工方式的时候,只要客户没有指定要求,企业自然就选择最为经济适用的生产工艺,以降低成本获取最大利润。   

其次是内容印刷量的下滑使得更多的印刷企业进入包装印刷领域,此举加剧了包装印刷圈的竞争,导致毛利率下降,甚至会迫使部分难以招架这场残酷竞争的对象退场。为了应对竞争,包装印刷企业当然会关注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的发展,会尝试着使用,但毛利率的下降同样要求他们必须重视采用新技术后对竞争带来的负面影响,会更关注产品的性价比,而不像在有充分利润的时候企业有底气不加思量地作出投入。   

再次,时至今日,个性化包装毕竟还是处于起步阶段,除了婚庆、孩子满月等亲属愿意支付相当费用留下成长印迹的产品外,客户更多的还是在意产品质量而非印刷工艺。   

无数事实告诉我们,在数字印刷积极争取短版印刷业务的时候,传统印刷同样通过合版印刷等方法努力降低生产成本,以此来对抗数字印刷的挑战,而且,这招还确有成效。在本届德鲁巴印刷展上,擅长CTP设备生产的杭州科雷通过对筱原印刷设备给墨系统的局部改造,推出按承印产品精准供墨的方法来减少装版后的设备调试过程,以此达到降低生产成本的目的。如若这项改造经过一段时间的完善实现既定目标,那将进一步增强传统胶印在短版印刷产品上同数字印刷争夺市场的竞争力。   

以赢利为唯一目的的企业要的就是性价比,做秀只是为了热闹,为了吸人眼球,降本才是货真价实地创造效益,因为由过度竞争导致渐渐陷入冰点的包装印刷企业会把新设备上马后能究竟能带来何种效益放在必须思考的所有问题的最前面。   

在数字印刷设备的开发上不应该没有中国的身影   

数字印刷既然代表着最新科技成果——数字技术在印刷领域的应用,那在数字印刷设备的开发上就不应该没有中国企业的身影,因为我们毕竟是整体国力强盛的大国,毕竟是产能列于全球第二的印刷大国,既然是大国就应该承担起大国的责任,就不应该把数字印刷制造这把交椅拱手让给美国与日本这两大巨头。事实上,无论是人口、国力、土地面积都远不如中国的以色列在与印刷相关的创新开发上的已经取得的不少成果,令我们汗颜。   

现在转让给美国惠普公司的Indigo设备的发明人是以色列人班尼·兰达;震惊上一届德鲁巴展会,让人看到印刷可能出现新突破的纳米数字印刷机其创始人同样是以色列人班尼·兰达;推出视高迪、海科等数字印后设备的还是以色列人,为什么他们能有不少技术上的突破而我们没有,关键是我们在开发上的投入不够,受急功近利思想的影响,能潜下心来认真做研发的人才也不多。看着我国国防工业的日趋强大,如若能给那些发明者同样的环境,富有聪明才智的中国人难道会缺少在印刷领域的大大小小的科研成果吗?答案应该是肯定也会!如果说有着“授人以鱼”与“授人以渔”之间的区别,那中国印刷需要的同样是此“渔”而非那“鱼”。   

在国力强盛的大背景上,掌握新技术并不排斥通过收购的方式,关键是要准确把握行业的发展方向,而不是持有暴发户心态去收别人不要的破烂,结果代人家捧起烫山芋,前车之覆当成后车之鉴。   

毫无疑问,数字印刷应该会伴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伴随着人们对个性化需求的增加,市场需求会进一步增加,看不到这一方向,错以为有钱就可以买到工作母机,那你就会永远生活在别人的阴影之下,做为印刷人,我们不希望出现这种局面。尽管发展数字印刷设备制造在时间上似乎是晚了点,但光说不练只会继续丧失时间,继续拉大差距,为了“让印刷成为荣耀”不只是一句响亮的口号,我们应该行动起来。   

我们还清晰地记得计算机直接出印版机CTP)在国内普及的过程。2000年上海印刷集团公司与美国印刷设备供应商协会(NPES)合作,引进了第一台银盐版计算机直接出印版机,按照当时的价格,仅是这台设备就价值数百万,版材还得依赖进口,每张人民币过百。设备安装调试完成后受制于当时的生产成本,除了偶尔用于演示,就从来没有正式投入过生产。原因自然是懂得它的好但实在使用不起。而后,又有了更环保的热敏版、光敏版出印版机的出现,因为还是依赖进口,无论是设备还是耗材在性价比上也难同传统晒版技术竞争,结果我国计算机出印版机的普及比发达国家几乎迟了近十年。直至此项设备实现了国产化,在短短二、三年的时间里几乎完成了对传统晒版机的替代。这一过程充分说明国产化是推动新技术进步的催化剂。那数字印刷在国内爆发的催化剂就应该是数字印刷设备及耗材的国产化。   

在本文行将结束时,如果要给个简短的结论,那就是:数字印刷设备的大规模崛起无疑是本届德鲁巴展会的最大亮点,它代表着印刷技术下一步的发展方向。数字印刷未必会替代各具特色的传统印刷,但数字印刷一定会更多地进入包括包装印刷在内的各种印刷生产领域。数字印刷进入包装印刷领域的速度取决于数字印刷的性价比,而提高产品性价比的关键在于数字印刷设备与耗材的国产化。对此,全国的印刷人都昂首热切地期待着。

Copyright © 2015 Qingdao Lenian New Material Development Co. Ltd All RightReserved. Powered by MuYuTong. 技术支持:鼎海网络